都市夜战魔法少男-第1365章 确认的解决方案(上)
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
    股票是什么?

    搬出定义来说的话,

    它是股份有限公司为筹集资金,而发行给各个股东作为持股凭证,借以取得股息和红利的一种有价证券。

    这么说可能不太直观,通俗点来讲的话,

    就是开了股份公司的人,冒出‘卧槽,老子简直是旷古烁今的商业奇才,再给我三点五个亿,整个晋西北都将人手一把意大利炮’这样,

    总之想从社会上搞点钱把生意做大做强的念头,

    那他要怎么办呢?

    他把公司的部分所有权分成了很多份(股份),然后卖出了一部分,从买家那搞到了钱,

    而作为代表了那些所有权的凭证——就是股票。

    至于人们为什么会买他的股票,自然也是有好处的,

    你买了股票就意味着你对那家公司的经营出了钱,获得了一部分所有权,成了这家公司的出资人(股东)之一,

    公司挣钱了,比如说赶上生化危机意大利炮卖的很好,一年销量也可以绕地球三圈,你自然也能分钱,

    只不过大多数人买股票都不是为了股息和分红,也基本都等不到那天,

    他们买股票的原因,只是为了倒买倒卖的赚取差价,

    而这个行为——就叫做炒股。

    以上就是方然在维罗妮卡进来前刚弄明白的基本概念,

    嗯,意大利炮那部分理解是他自己加的...

    “差不多就是这些...”

    滑动投影确认着刚才查的资料,对于维罗妮卡的询问,方然如实说出自己的认知水平,

    “虽然有所预料,但还真是和刚开始认字的婴儿一样的程度啊,”

    对此女皇露出了完全听不出嘲讽的开心笑容,

    “如果是了解已经贫瘠到了这种程度的话,那比起我来系统性的教你,不如你来问我的更有效率一点,”

    以会用【创牌】满足像是红茶这种小要求的条件,暂时屈尊成为方然的私人教师,

    维罗妮卡很是温柔和蔼的微笑看着方然:

    “所以,你想知道点什么?”

    对她这一幅幼儿园老师般的表情无语,但也知道在她面前自己真的可能连幼儿园大班都算不上,

    方然忍住吐槽,思考着要问的关键。

    回想着刚才会议里的首要内容,也是当下局面十万火急的根源所在——金鸢花股价的暴跌,

    方然在皱眉思考中确认了最先需要了解的情报。

    “股价会因为什么下跌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下跌么,呵...”

    听到这個直指现状核心的问题,维罗妮卡莫名的低笑了一声,然后抬起那双银灰色眼眸注视方然,

    “关于这点,你只需要记住一件事,”

    她微笑的教导话语里带着股属于女皇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绝大部分东西都受供求关系影响,股票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还以为会听到各种分析涨跌的专业术语,方然对这简单的道理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“在一只股票发行数一定的情况下,想买它的人越多,它的价格就越高,反之对它弃如敝履抛售的人越多,它的价格自然也就越低,”

    “而影响投资者热情的,就是包括公司本身经营状况在内的,政策、资金、基本面、市场环境、庄家操盘、国际形势等等间接因素,”

    像是熟悉到无需思考,用照顾小孩子的简单话语随口做出说明,

    维罗妮卡最后一脸笑眯眯的看向方然:

    “你要听么,说明起来可能要花上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确信那些间接因素能一直说到晚上,对她这总是明知故问的调笑无奈,

    方然没有犹豫的轻叹谢绝。

    其实在刚才了解股票中,也看到了优先股、股息计算之类的名词,但他都没有去在意,

    因为在被赶鸭子上架的CEO任期中,所学到的一条珍贵道理,

    那就是作为领导者,他只把握住关键的大局就够了,很多具体的复杂细节自然会有下面的人去负责,

    怎么说呢,总感觉明白维罗妮卡为什么一幅甩手掌柜的样子了,

    人还真是会变成自己吐槽的模样啊...

    甩了甩跑远了的念头,方然把思绪转回眼前,

    在听过维罗妮卡的说明,他总算对局面了更清晰的认知,

    金鸢花股价下跌,意味着人们不想要它的股票,意味着在金鸢花本身经营没有出问题的情况下,

    未来财团以‘某种间接因素’影响了人们对金鸢花的投资热情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出并解决,

    他们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让人们不愿持有、或者不断卖掉手上的金鸢花股票!

    “伱想到什么了么?”

    “没,只是感觉要解决的问题总算具体了点。”

    在逐渐捋清情况中听到维罗妮卡好奇的轻笑,总算不是解决股价下跌这种笼统的问题,

    方然轻呼了口气的回答,既然清晰了目标,接下来就是怎么调查这一点,

    但这次危机最棘手的关键也就在这!

    花棋银行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调动了庞大的金融力量,但没有发现任何维罗妮卡刚才所举例的那些间接因素上的异常,

    金鸢花股价毫无缘由的突然暴跌,这才是最麻烦的地方!

    要是方然自己的话,他完全想不到要怎么调查,但没关系,他现在有个大概全世界最厉害的‘老师’,

    “有什么方法能调查股票被抛售的原因么?”

    问出了心中所想,方然等候着答案的看向维罗妮卡,然后她姿态优雅的又端起那杯红茶,

    轻轻抿过一口之后,对着自己展演一笑的开口:

    “没有那种方法。”

    什...?!

    在听到这个没想到的答案瞬间,方然一下子微微愣住,

    而欣赏着他发愣的表情,维罗妮卡轻声笑语地补充:

    “确切的说,是没有在花棋银行已经疯狂调查后,还能调查出真正原因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方然瞬间反应过来,

    确实,作为全球金融巨头,怎么会有花棋银行没有去做、轮到他这个一无所知的外行去尝试的调查方法,

    它以超高年薪雇佣那些金融精英可不是为了让他们来喝咖啡的,他们肯定已经尝试了现有的一切方法调查,

    只是即便如此也没有找到原因。

    “没有其他方法了么...”

    对这不留任何机会的局面非常理解,但方然仍然不抱希望的问了一句,

    而对于这句话,直接用玩笑回答,

    “要不然你直接去问问那些抛售股票的人为什么要抛售,或者给他们发一份调查问卷试试看?”

    维罗妮卡才刚说完就轻轻的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听着她这句玩笑话,则反倒是像被提醒了一样,方然看着她不解的反问:

    “不行么?”

    “很遗憾,并不可行,”

    像是很遗憾自己的玩笑没被听懂,不过对于方然的无知很是宽容,

    维罗妮卡语气姿态优雅得慢条斯理的开口:

    “买入卖出这个动作,对市场有着强大的影响,这个操作机构每三个月才会公开一次,至于具体的时间与方式都是机密,”

    “并且在欧美股票市场,一个股东对一只股票的持有比例,只有超过5%才会对外公布,”

    听着她说出这些完全不知道的信息,方然看到维罗妮卡端着红茶轻垂着眼眸笑意:

    “所以你每天在金融市场看到几百亿、上千亿美金的交易,尽管能大致做出推测、分析,但你并不能真的确定,”

    “那些资金背后的究竟都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听完了这样的说明,听完了这样根本不可能找出抛售股票的那些人,然后直接问问他们为什么的原因,

    但方然出奇并没有放弃,反倒是有些迟疑的皱了下眉。

    因为他听懂了,他听懂了维罗妮卡所说的意思,听懂了这是在金融市场中人们订下的规则,

    一种现实中的‘规则’。

    所以对自己的想法产生了些许迟疑,但随即想到眼前局面已经危如累卵,已经到了仅剩几天的最后关头,

    方然最后还是下定决心的呼出口气,然后在维罗妮卡有些好奇的视线中平静开口:

    “伊尔,尝试骇入获取抛售金鸢花股票的持有者信息。”

聚合中文网 阅读好时光 www.juhezww.com

小提示:漏章、缺章、错字过多试试导航栏右上角的源
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